特写:一位专利审查员的扶贫之路
发布人:张琼文来源:新华网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21-02-08
视力保护色:

新华社北京2月5日电(记者袁全、张丹)中国的扶贫工作不仅帮贫困人口增收,也为一线的扶贫干部带来难忘的回忆。

38岁的时鹏是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一名专利审查员,也是国家选派到农村贫困地区帮扶减贫的数十万干部之一。2017年以来,他先后在湖南省桑植县的两个村子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在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度过四年时光,这对许多人来说也许是一件艰辛的事,但时鹏却很荣幸能有这段经历。

“我常常从我所帮扶的村民那里学到东西。这种收获是办公室工作无法给予的。”时鹏说。

去基层扶贫之前,时鹏从事专利审查工作已有10多年的时间。他每日的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审查光电领域的专利申请,一坐就是一天。接到扶贫任务的时候,时鹏和家人反而兴奋。

“我不怕条件艰苦。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他说。

时鹏的确不怕吃苦。但他到仓关峪村驻村没多久,就被一个不速之客吓坏了。

有一天,他从外面回到村委会的宿舍时,发现门缝里有一条尾巴。他赶紧叫来附近的村干部帮忙。大家忙到半夜,最后抓到一条剧毒的金环蛇。有村干部打趣道:“幸亏你发现得及时,要不然这条蛇到半夜要出现在你的床上了。”一些村民特意赶来给他送驱蛇药,喷洒在房子周围。

“那天虽然惊险,但大家对我的关心,让我心里暖暖的。”时鹏回忆说。

驻村后,时鹏努力适应当地的生活:他练习吃辣;试着理解带有浓重湖南口音的普通话;也效仿老乡的做法——聊天递烟,联络感情。

他在学习做农活的同时,也带领村民修路、通电、建学校。他还教村干部用Word、Excel等计算机软件工作。

时鹏原本是个“文学青年”。他戴眼镜,脸也白净,喜欢读诗、写作。然而驻村几年后,他皮肤变黑了,手也粗糙有了茧子,指甲缝里还残留着黑泥。

  2019年8月17日,时鹏在湖南省桑植县仓关峪村贫困户周月芝家中走访,询问家里安全饮水情况。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这两年最让他引以为傲的成绩就是发挥他知识产权的专业优势,通过申请地理标志,让当地农民快速脱贫致富。

地理标志是鉴别原产于一个地区或一个地点的产品的标志。地理标志也是知识产权的一种,可以将其视为一种产品的质量保证。拥有地理标志的产品比同类产品更有竞争力。

时鹏和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同事发现,桑植县的地理标志资源丰富,而当地传统茶饮白茶就是其中一个。桑植县水源充沛,气候温润,自然条件很适宜种植白茶。

起初,县里的白茶产业并未引起太多市场关注。2012年之前,全县的茶园面积不足2万亩。茶叶没有名气,销售量低,企业不赚钱,农民积极性不高。2017年,时鹏开始协助当地的茶叶公司申请地理标志。两年后,“桑植白茶”成为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的农产品。

从那以后,县里、村里的白茶产业发展迅速,产量增大,就业增加。很多从事茶叶生产和销售的农民摆脱了贫困,生活富裕起来。

时鹏和同事们把基于地理标志的扶贫方法成功复制到当地蜜柚和粽叶产业中。2019年,他所帮扶的仓关峪村成功脱贫。

四年时间,他看到周围越来越多人洋溢着笑脸,也惊讶于那些摆脱贫困,日渐富裕的老乡们开始学着去奉献、给予和帮助他人。

75岁的村民吴时立就给时鹏留下了深刻印象。多年前他在村里的山上种下3000棵杉树,原本是想留给他智力障碍的儿子,作为后半生的保障。

2018年,经过几个月的走访和研究,时鹏和当地村干部将吴时立儿子纳入全额兜底户(即为极度贫困户申请政府援助),以确保他基本生活需求,解决了老吴的后顾之忧。

曾有木材厂的老板出价想购买吴时立的杉树林,一棵大概能卖近100元人民币。但老吴拒绝了。他决定要将树林捐赠给家乡。

他说:“这片林子一直是我最紧要的希望。但我家现在已经不需要靠它了。所以这三千棵杉树我不卖了,我要捐给国家,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时鹏被感动了。“我一直都是以悲悯之心来看待贫困户的。但他们比我想象的要强大,值得我们尊重。”

时鹏早已把扶贫村视为他的第二故乡。他会带着家人与当地村民一起吃饭,邀请年长的村干部去韶山参观毛主席故居,还领着他的大儿子与村里的小学生一起观看升国旗仪式。

2月底,时鹏的驻村任期就结束了,但他还惦记着村里的教育问题。“希望村里的孩子能够尽早实现大学梦。”他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