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穷窝窝 迁来新生活
发布人:张志银来源:山西日报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21-02-01
视力保护色:

临县城庄镇五和居集中安置区全貌。刘生锋 摄

平定县寨马岭村李润为一家高高兴兴搬进新居。张宝明 摄

沁源县紫红村胡宝军住上了新房子,当上了护林防火员。樊学军 摄

平顺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区配套建设的扶贫车间。杨柳青 摄

保德县易地扶贫搬迁惠民家园集中安置区一角。本报记者李全宏摄

本报记者 李全宏

当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怎么办?搬!

易地扶贫搬迁是我省脱贫攻坚最大的工程,也是最艰巨的工程。“十三五”期间,我省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建设1122个集中安置区,规划搬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6.2万,其中3365个深度贫困自然村13.77万贫困人口实施整村搬迁,同步搬迁11万人。

搬谁?怎么搬?搬得出如何才能稳得住?千头万绪,从何入手?精准识别对象、新区安置配套、产业就业保障、社区治理跟进、旧村拆除复垦和生态修复整治,六环联动,闭环推进,“人、钱、地、房、树、村、稳”七个问题迎刃而解。5年不懈努力,3365个深度贫困自然村整村搬迁,1122个集中安置区如期建成,47.2万人口全部迁入新居。同时配套建设扶贫车间1009个,新建共享小学1049所、初中1044所、卫生室1122个。易地扶贫搬迁,从根本上改变了贫困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极大地改善了安置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逐步构建起了社区治理的新格局。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阳台边的虎尾兰、吊兰、仙人掌上,交口县温馨花园集中安置区李永祯温暖的新家,显得绿意盎然、颇有生机。

“真没想到啊,这辈子还能从穷山沟里搬出来,还住上水、电、暖齐全的新楼房,过上城里人的日子,真像做梦啊,这都得感谢易地扶贫搬迁的好政策。”2018年10月28日,李永祯和全村人搬离石口乡梁家河自然村,在县城过上了新生活。今年1月12日,提起搬迁后的变化,他不住地和记者感叹着。

“整村搬迁是解决深度贫困的有效办法。”在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中,我省以3365个深度贫困自然村为重点,坚持“六环联动”闭环推进,连续3年受到国家表扬激励。

而通过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也让全省36.2万贫困人口彻底告别了贫穷。从太行深处到吕梁山下,从黄河岸边到雁门关外,我省贫困地区呈现出山庄窝铺搬出来、陡坡耕地退下来、荒山荒坡绿起来、光伏产业亮起来、转移就业走出来、群众生活好起来的生动局面。 

拔掉穷根 山沟沟里搬出来

1月15日,暖阳高照,壶关县县城福馨集中安置区的文化活动广场上,人们随着欢快的音乐翩翩起舞,一派欢乐祥和的景象。

走进搬迁户赵万生的新家,窗明几净的客厅,整洁干净的厨房,让人倍感温馨。提起搬迁前后的变化,老赵感慨万千:“以前住在梯脑山村,交通靠走、通信靠吼,抬头能看见、走走得半天。现在住在县城,交通方便了,看病方便了,购物方便了,孩子们上学方便了。”

壶关县副县长、扶贫办主任冯海岗介绍,梯脑山村是太行山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小山村,长期以来这里的群众深陷出行难、就医难、上学难的泥沼,无力又无奈,很多人想方设法搬走了。到2017年底,村里的常住户只有15户30人,散居于8个自然村。2019年6月,梯脑山村实施整村搬迁,搬到了县城配套齐全的安置区,赵万生和村民们的旧村生活成了回忆。

“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汉子走口外,婆姨挖野菜。”说起以前的生活,住在河曲县县城幸福安置区的王计恒用这样一段顺口溜来形容。

王计恒和老伴儿原来住在单寨乡神堂峁村,守着十几亩薄田,靠天吃饭,大半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2018年1月,王计恒拿到县城幸福安置区楼房的钥匙,把房屋进行了装修,便和老伴儿高高兴兴搬进了新房,45平方米的房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干净卫生。

“党的扶贫政策就是好哇!我们老两口住上了城里的新楼房,还有了工作,搬迁后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王计恒如今说话的底气足了。

从低矮破旧的山庄窝铺,到窗明几净的小区楼房;从年收入不足3000元到如今的5万元,王计恒开启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不是梦,总感觉是梦。响鞭炮,贴对联,吃炸糕,喜庆的氛围不输过年。挪穷窝,住新房,半辈子甚至是一辈子不敢想的事居然成了现实。”回忆起2018年搬到新村时的心情,搬迁贫困户李海牛激动不已。

60岁的李海牛,是左权县芹泉镇横岭村易地扶贫搬迁贫困户,村庄地处深山,山多地少,石多土少,干旱缺水,全村107户、296口人中,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81户、216人。

2018年后半年,李海牛和绝大部分村民都搬迁到了邻近的大南庄村移民安置区,他的新家是一个小四合院,砖瓦结构的正房,室内装修和陈设几乎与城里人家没啥区别,让他很满意:“以前在山上住的都是石头房,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四面透风,山路坑坑洼洼,购物出行严重受限。现在的新家紧邻国道,出门打工方便,上了公交车就走,山上的土特产卖得也快了,在路边的商店很快就能变成现金。”

……

我省是典型的黄土覆盖山地高原,“两山夹一河”的特殊地貌导致区域内水土流失严重。然而,全省的贫困人口主要就分布在东部太行山干石山区、西部吕梁山黄土残垣沟壑区和晋北高寒冷凉区。

“十三五”期间,我省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建设1122个集中安置区,分期实施,规划搬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6.2万,其中3365个深度贫困自然村13.77万贫困人口实施整村搬迁,同步搬迁11万人。

省扶贫办副主任张玉宏说:“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我们围绕‘把谁搬出来、房子在哪儿建、钱从哪里来、质量怎样管’等问题,实化细化举措,各部门齐抓共管,形成了上下联动、部门协同、大干快上的工作格局。”

全省上下一心,攻克一个个难关,创造一个个奇迹。

2019年9月30日,随着临县城北安置区的竣工,宣告我省1122个集中安置区如期完工,因地制宜、风貌各异的安置区成了黄土地上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六环联动” 搬迁人口稳下来

“我家核桃还有十几亩呢,虽然产量不高吧,但总有收成不是,住到城里去我吃啥喝啥啊?”

“别怕,核桃树可以通过改良提高产量,你到了县城可以打工,找不到干的,我给你找。”

……

这是垣曲县易地扶贫搬迁过程中出现的一幕,发问者是解峪乡乐尧村的贫困户王红军,回答者是解峪乡副乡长武京。

为了搬迁的事,武京多次上门做工作,不厌其烦给王红军讲政策,给他算经济账、健康账、亲情账。当武京第6次上门时,王红军终于在拆除复垦协议书上摁下手印。接着,武京又帮助王红军家的核桃树实施高接换优。搬到县城后,两口子农闲时打工,一年有5万多元的收入。

针对易地扶贫搬迁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我省以深度贫困村整村搬迁为重点,创造性地采取“六环联动”破解“人、钱、地、房、树、村、稳”七个问题,统筹迁入地和迁出地的资源,重点解决群众生产和生活保障,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现实的利益。

何为六环联动?省扶贫办移民处处长姜晓武这样解释:“精准识别对象环节解决了‘搬迁谁’问题;新区安置配套环节解决了‘搬得出’问题;产业就业保障环节解决了‘能脱贫’问题;社区治理跟进环节解决了‘稳得住’问题;旧村拆除复垦环节解决了‘群众权益’问题;生态修复治理环节解决了‘生态脆弱’问题。这六个环节环环相扣、闭环推进,确保了群众搬得开心、顺心、放心。”

方山县64岁的李有平,原来住在马坊镇杜家沟自然村,下雨天出不了门,生病了买不到药。仅有的三眼破窑洞,夏天漏雨,冬天走风,给亲戚朋友打个电话,得“移动”着找信号。花甲之年的老李想搬又怕搬。

耕地权益不变,退耕还林补偿不变,农村医保养老不变,三眼窑洞补偿8600元,新社区安置公益岗位每月1000元……2018年12月3日,李有平和老伴儿终于告别破窑洞,搬进了县城附近的盛祥安置区。

2020年6月29日,李有平含着泪和老宅子合影留念,窑洞被彻底拆除。老李激动地说:“年轻人可以外出谋生,我们老年人是靠着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搬出来的,各种权益没变,还有了工作,感谢党我们是由衷的。”

药方开对,穷根祛除。“六环联动”给搬迁群众带来的益处,写在了贫困户的一张张笑脸上。

走进“石楼小镇”贫困户任福照的按摩店,老任一边给客人按摩,一边微笑着说:“自己有手有脚,总不能一直等靠要。住上新房子后,我就参加了吕梁山护工培训,把年轻时撂下的按摩手艺重新捡了起来,小区人多,每个月有四五千元的进项,我这心里敞亮多了,总觉得生活有奔头了。”

在太行山腹地,武乡县的武晋文,2018年搬进位于县城的佳惠集中安置区,小区内便民服务中心、卫生室、综合文化场所等配套设施齐全,不出小区,老武就能解决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住房破烂、交通不便、肩挑背驮、缺水少电的苦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武晋文看着崭新的房屋,高兴地来了一段顺口溜,“上楼住新房,下楼把活干,党的政策好,脱贫奔小康……”

在汾西县府底集中安置区,从勍香镇佐木掌自然村搬到安置区的郭海明眉开眼笑:“先是我有了干的,在小区看门房;接着,政府又给老伴儿安排了公益岗位;去年12月16日,儿子也娶上了媳妇。搬进新家后,我家的好事不断,日子越过越红火。”

“跟党走搬进温馨小区,迁新居告别穷乡僻壤”。搬迁群众把幸福生活的感受写进了对联里。目前,全省3365个深度贫困自然村全部实现整村搬迁,36.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和11万同步搬迁人口大步跨越长期以来公共服务缺失、社会保障水平低下的鸿沟,开始享受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阳光雨露。

后续扶持 群众生活好起来

眼下,雁北塞外已是天寒地冻,但天镇县扶贫产业园区腾飞服饰有限责任公司的车间里却是另外一番热闹的景象,数十位女工正在飞针走线,赶制一批校服,李海燕就是其中的一位。

易地扶贫搬迁不但让她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还让她学会了缝纫技术,在扶贫车间上了班,月月有了收入。李海燕笑嘻嘻地说:“从山沟沟里搬出来,我们高兴,更让我们高兴的是学到了技术,原来靠天吃饭,现在靠技术赚钱,前后对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天镇县二里畔“万家乐”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共安置28个整体搬迁村和58个插花搬迁村的搬迁群众1.02万名。在后续扶持工作中,安置区配套建设扶贫产业园,引进京津冀15家劳动密集型企业,提供就业岗位5000个。

要安置更要安业。在农村安置区,配套建设现代农业园区,完善龙头企业带贫益贫机制,让搬迁贫困群众分享产业发展红利。

阳高县古城镇道贤村安置区配套建设大型日光温室产业园区,19个村的959户贫困户每户都分到了1个大棚,贫困户通过签合同集体租给大同凡谷归真公司,公司负责蔬菜销路,贫困户则在园区从事种植、摘果、分拣等工作,既挣租金,又挣薪金。

58岁的贫困户昝晓果高兴地说:“自从搬进了移民新房,日光温室也跟着建起来了,大棚内一年四季都有活,我和姐妹们天天结伴来棚里干活,每天80元,每个月能有2000多元的收入。”

在城镇安置区,加大就业培训和劳务输出力度,大力发展扶贫车间,优先安排贫困劳动力就地就近就业,确保贫困家庭至少一人实现就业。

革命老区兴县拿出县城最好的地块建设柳叶沟安置区,与县城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管理,紧邻的102师学校和县人民医院极大地方便了群众生活。

张翠花自打从奥家湾乡孙家沟村搬进柳叶沟安置区,每天神采奕奕,操持完家务,就前往楼下的龙圣隆制衣扶贫车间干活。她高兴地说:“不耽误家务活,在家门口就能上班把钱赚,再也不用仅靠几亩薄田过日子了。”

和张翠花一样,车间里的100名女工都经过免费培训,持证上岗,完成了从农村妇女到产业工人的美丽蜕变。

要安置更要安心。基层党组织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推动搬迁群众实现快融入。

1月13日,记者来到吕梁市临县易地扶贫搬迁城北安置区的柏林苑社区,走进新建的文化活动室,只见居民们有的打扑克,有的下象棋,热闹非常。

该社区党支部书记王雁对记者说:“我们在新社区成立了党支部,经常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引导群众逐渐融入新生活。”

临县城北安置区是全省最大的集中安置区,共安置搬迁人口12138人。从群众搬迁入住那天起,新社区的党支部也随之成立,选派城庄镇副镇长王雁担任社区党支部书记,选优配强社区党支部班子,建立党群服务中心解决群众难题。目前,新社区实现了搬迁群众办事有地方、议事有组织、纠纷有人管、困难有人帮。

创新举措、暖心服务让易地搬迁群众养老吃上“定心丸”。

岁末数九寒天,腊月过一天便离年近一天。1月13日,榆社县文峰敬老院已经有了些许年的味道,员工已开始谋划如何给居住在这里的老人过一个开心的“牛”年。

72岁的王砚通是兰峪乡玉家沟的搬迁户,2019年下半年入住敬老院后,在这里吃得香、睡得好。他开心地说:“床上软乎乎,地上暖嘟嘟,没想到我一个没有劳动力的贫困老人能住上这样的养老院,党的搬迁政策真是好。”

据了解,榆社县采取敬老院与集中安置区同步规划建设的方法,创新思路采取“医养结合”办法,解决易地扶贫搬迁特困老人的养老问题。文峰敬老院院长刘晓青介绍:“全院目前有92名老人,五保户和易地扶贫搬迁后特困老人就占到82名。只要是县内的特困五保老人,这里全部接收,医、养、护一体,让更多贫困老人老有所医、老有所享、老有所乐。”

眼下,“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可融入”的目标正在三晋大地变成现实,搬迁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大大提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