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巡礼】贵州省——破解千年水困 决胜时代大考
发布人:张志银来源:水利部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20-10-09
视力保护色:

85年前,中央红军主力穿越乌蒙山区,化险为夷。毛泽东满怀战斗豪情写下“乌蒙磅礴走泥丸”。这支“红色劲旅”,战胜无数艰难险阻,夺取胜利势不可挡。

85年后,在脱贫攻坚决战决胜时刻,这片红色土地上,打响一场前所未有的农村饮水安全问题“攻坚战”。贵州水利系统尽锐出战,一支支新的“红色劲旅”传承薪火,顽强奋战,接力攻坚,不胜不休!

地处乌蒙山区腹地的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纳雍县,是贵州省脱贫攻坚的“难中难”“坚中坚”,也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

大规模集结 打响“歼灭战”

贵州目前仍有威宁、纳雍、赫章等9个未摘帽县区和3个贫困人口超过1万人的县区(即“9+3”县区)。这些地区,留下的都是“硬骨头”,隐藏的都是“老大难”。

任何一个饮水不安全问题,都会影响全局同步奔小康。

针对最后的“盲区死角”,今年1月中旬,贵州启动脱贫攻坚农村饮水安全挂牌督战,一场伟大的饮水安全“歼灭战”在黔山大地正式打响!

在疫情防控、复工复产、防汛救灾等多重任务叠加、多场战役打响的情况下,要打赢这场“歼灭战”,保证农村饮水安全一户不掉、一人不漏,谈何容易?

唯有拿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作战队伍上,省水利厅组派由1087人组成的18个督战工作队分赴各地,主攻“9+3”县区,扫雷20个有贫困人口的县区、巩固34个贫困人口已清零县区,省市县三级联动,组团既督又战,向饮水安全问题发起总攻,确保6月底前全面完成扫尾工程任务。

战术上,省水利厅聚焦目标,大胆创新,探索出“五个坚持”“八个必须”的战术秘诀,即坚持见人、见事、见时间、见责任、见终端、见成效“六见”工作要求,坚持一个标准查问题,坚持整改结合抓销号,坚持专班包片盯到底,坚持底线思维保稳定;必须建好台账、必须落实“一县一案”“一村一策”、必须制订应急供水预案、必须保证水质安全、必须张贴饮水安全明白栏、必须推进计价计量用水、必须压实“三个责任”、必须落实“三项制度”。创新的战术战法,进一步规范了督战流程,统一了督战标准,让原本不好把握的督战工作如同进了车间“流水线”,不仅效率高,而且效果好。

好的打法无疑是制胜关键,“战士”的精气神同样不可或缺。

“召必来,来必行,行必果。”这是水务集团公司安监办主任、威宁农村饮水安全挂牌督战队第七组负责人吴才栋的自我要求。全省脱贫攻坚农村饮水安全决战“冲锋号”吹响,吴才栋迅速加入督战队伍,先后赴大方、威宁开展工作。“组织派我来一线督战,既是信任,更是挑战。绝不能辜负组织的重托!”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千余名督战队员舍小家、顾大家,放弃周末、假日,无惧风雨烈日,翻越崇山峻岭,走进村村寨寨,逐户核查饮水问题。他们当中有的临近退休,有的带病督战,有的离别幼子……

督战队员与时间赛跑、与贫困较量,确保打赢饮水问题歼灭战。截至2020年6月底,18支督战队共核查2.28万个村17.43万户,发现的81个村1840户饮水安全短板问题已全部整改“清零”。

“6月30日前全面完成农村饮水安全扫尾工程任务。”贵州做到了!

农村饮水安全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贵州工程性缺水问题、季节性缺水问题、管理性缺水问题相互交织,我们必须坚持一个专班包片盯到底,保持队伍不撤,战法不变,全程跟踪,动态清零,确保脱贫攻坚饮水安全成色!”在今年7月上旬召开的全省农村饮水安全视频调度会上,省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樊新中话语铿锵。

大手笔投入 打赢“攻坚战”

威宁县平均海拔2200米,是贵州省9个深度贫困县中面积最大、海拔最高、剩余贫困人口最多的地区。这里人高水低,又无客水过境,加上降雨不足,是贵州工程性缺水最严重的地区。

威宁县西部的海拉镇地处云贵交界,最高海拔2879米,牛栏江从脚下的峡谷奔流而过。

越野车从县城出发,沿盘山路,上下交替,迂回前进。望远方“连峰去天不盈尺”,向下看“幽谷深壑不见底。”

海拉镇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漠化严重,饮水曾是最大的难题。据镇水利工作站负责人邹明应介绍,无论是肩挑背扛马驮,还是修建水窖或屋面雨水,饮水安全始终得不到保障。

2015年以来,威宁县在全县开展轰轰烈烈的“人饮大会战”。海拉镇作为主战场之一,投入3500多万元,实施农村供水工程82个,截至2019年底,海拉镇终于解决全镇4.1万余人的饮水安全问题,饮水难成为历史。

海拉镇是贵州省农村饮水安全“大会战”中的一个典型样本。从2011年到2019年,贵州省投资2600多亿元,建设大中小型水库418座,水利工程年供水能力从92亿立方米提升到123.7亿立方米,700多万亩农田告别了“望天水”,2000余万农村群众告别了“饮水难”。

如今,海明村村民拧开水龙头,随时都有安全放心水。

2009年搬到文炉村凉水井组的村民陈加乖一家有8口人,过去一家人吃水,都靠他每天背水。去年,52岁的陈加乖用上自来水,彻底告别“望天喝水”。

他买了洗衣机和太阳能热水器改善生活。“有水了方便多了,可以在家洗澡了!”水费5元一吨,陈加乖从不拖欠,“水费不贵!送到家门口,一个月二十多块钱,找人背水人都不愿意嘛!”

“透亮的常年水喝得心里安咧,清清的干净水日子真舒坦……”这首在贵州大地广泛传播的歌曲《好水幸福甜》,描绘的正是打赢“大会战”后,农村群众喝上安全放心水的舒心和喜悦。

大智慧探索 打好“管护战”

贵州不少农村供水工程穿山越沟,建设和管理存在很大难度,导致工程无法持续发挥效益。

要解决农村饮水安全问题,就必须打好建后“管护战”,实现建管同步。

纳雍县董地苗族彝族乡玉龙村公开栏里,张贴了2020年第一、二季度水费收支明细,下方加大字号醒目标出:结余4555元。

这个贵州极贫乡镇的贫困村,在工程投用后的第二年实现水费收取100%,除去维修和工资支出尚有结余。“村民自治、管护机制、保障措施”是玉龙村有效管水的三张“王牌”。

针对解决无人管护的难题,玉龙村通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民主推荐的方式推选出两位村民任管水员,分别负责一个片区。同时,确定管水员工资标准,资金由村委会统筹解决。目前,玉龙村管水员每人每月工资1500元。

针对解决没钱管护的难题,当地通过“一事一议”商定基本水价,推行“阶梯”水价。同时,每年从办公经费中挤出10%专项用于工程管护。在此基础上,积极争取支持,2019年共争取到各级工程维修养护资金2万元。

周家寨组村民周齐永对饮水很满意:“现在不愁没水吃了,只要水龙头一不来水,马上就给我们片的管护人员打电话,他们第一时间就来检修。”

实行奖惩机制,是保障管护机制落地执行的有效措施。玉龙村将工程建后管护制度写进村规民约,实行正负清单管理。在本村村集体经济二次分红时,按各户村民得分占比来分红。且模范遵守规定的村民可优先推荐就业务工。

“这种村集体经济年终二次分红直接与村民参与工程管护质量成效挂钩的模式,可进一步激发村民参与热情,让工程管护由‘管水员管水’向‘大家参与管水’转变。”玉龙村驻村工作队队长董晓艳说。

贵州农村供水工程点多面广体量大,村民自治可以最大程度调动起受益主体的参与积极性,实现用更少的成本管理更多的供水工程。各地因地制宜的“管护经”还有很多,“管护战”各有打法亦各有特色。

贵州省出台了全省农村供水工程管理办法,2020年度在中央维修养护资金的基础上,省级财政安排农村饮水安全维修养护及公益性岗位补贴资金3.67亿元。针对县区管水员定期开展培训,目前已完成1.5万个村4万名管水员的培训。

当前,贵州农村饮水安全挂牌督战仍然轰轰烈烈,各督战队主要力量继续坚守一线,一张张军令状直指最后的贫困堡垒,一支支“红色劲旅”直击最后的饮水难题,决战时刻,火力集中、措施密集、决心强烈!

贵州农村饮水安全“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指日可待!迎接时代大考的高分答卷,即将张榜!

 

相关文章